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 > 悬疑 > 正文

黄仁成大“过了今天你就知道了。

未知 2019-03-11 16:31
“您好,请问是林先生吗?”
 
    路上,林蔚然接到一个电话,听筒内传来的声音就如同这号码一样陌生。
 
    “恩,我是,请问您是?”
 
    “您好林先生,我只是一个很喜欢您创意的人,不知道您现在有时间吗?”
 
    电话中的女人声音很是好听,软而不腻,轻轻上扬的语调足以让男人们心猿意马。林蔚然不知道手机那头的女人长相是不是和她的声音成正比,对这种藏头露尾的家伙也没有兴趣。他语气一沉,拒绝道:“我现在没有时间,如果您继续这样,我想以后也没有。”
 
    “其实这些话的还是当面说比较好,不过既然林先生你没有时间,那我就开门见山了。”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柔媚,内容却是简练起来,略一铺垫,她便直接道,“我想代表大弘企划和您见个面。”
 
    “大弘企划……是那家广告公司?”这个名字林蔚然只是听过,据说好像是一家很大的广告公司。
 
    听筒中传来一阵娇笑声,“很多人都说林先生您是刚入行的新人,一开始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真是所言不虚。”
 
    “这算是挖角?”林蔚然直接问道。
 
    女人笑道:“我更喜欢说这是提供给您不同的选择,毕竟大弘企划是比新韩广告更大、更好的广告公司。仅在去年营业额就超过五千亿,而新韩却已经是连续两年亏损,哪个才是更好的平台,我想已经不用我再详细说明了。”
 
    说起大弘企划企划,手机那头的女人很有自信,她又道:“您为百分之二纯净水制定的策划案已经被业内公认,大弘方面很希望有创新思维的新鲜血液加入,如果您有时间我还是建议我们见面之后详谈,毕竟待遇这种问题还是需要讨价还价的。”
 
    林蔚然虽然听说过猎头是怎么回事儿,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还是有些发蒙,这不是清晰明确的财务报表,也并非一份事无巨细的广告策划,事关他自己未来的走向,还真不能一下就做出决定。
 
    这边久久无声,电话那头的女人道:“如果您现在没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下次见面再谈,这段时间还希望您能好好考虑。”
 
    通讯被挂断,林蔚然把手机放回口袋,有些迷茫。他还没确定是不是真的要在广告这一行做下去,毕竟他学的是金融,来到韩国的两年间也一直都在从事财务工作。突然进入这个圈子的林蔚然还不清楚自己的定位,换上一种说法,那便是他还不知道自己价值几何。
 
    跳槽这个选项第一次出现在林蔚然的生活中,自从到了韩国之后他好像都只有一条路可走,现在突然多出了一条岔路,到rì如何取舍,他还真不能一时间就做出决定。正如同那声音柔美的女人所说,他真需要好好的考虑考虑。
 
    本打算着到了公司就和黄仁成一起到全智贤位于汉江别墅区的家中赴约,没想到途中却又发生了变故。面前的建筑距离汉江别墅区不远,是一座高档小区,林蔚然跟着黄仁成进入一桩建筑,上了电梯,还没想明白这位社长大人在赴约前把他带回家中是什么意思。
 
    不得不说,刚刚被人撩动了心弦林蔚然,难免有些做贼心虚。
 
    “进来吧,一个男人住的房子也没什么好注意的。”
 
    站在公寓门口,林蔚然心中忐忑,房子主人黄仁成却是一脸盛情相邀的模样。自从被他调进客户服务部之后,林蔚然对黄仁成的友善总是心存三分戒备。
 
    林蔚然站在门口道:“您去办您的事就好,我可以就在这里等。”
 
    “那像什么话。”黄仁成笑道:“再说回来一趟的目的也就是为了你。”
 
    为了自己?林蔚然惊讶的眨了眨眼,可算没像个娘们一样被黄仁成硬拉进门。
 
    进了屋,林蔚然跟着黄仁成一路走到客厅,对装潢没什么概念的他左看右看,也只得出了房子很大、格局很好的蹩脚结论。不过黄仁成说他是一个人住倒也不假,这房间里杂乱的程度和他的宿舍都有一比,沙发前的茶几上满是外卖包装和一次xìng快餐盒,沙发上更是散乱的堆放着各种报表和书籍,对黄仁成魅力大叔的形象有些幻灭的林蔚然只能在心下咧了咧嘴,感叹人不可貌相。
 
    “坐,我去找点东西。”黄仁成指了指沙发,然后便转身进入一间屋子内,连水都不说给林蔚然倒上一杯。
 
    沙发上根本就不能坐人,环顾四周,一个摆放奖杯的橱柜吸引了林蔚然的注意,他走上前,正好能看到奖杯底座上的字样。
 
    ‘第二十九届韩国广告创意大赛冠军’
 
    ‘第八届汉城环保广告创意大赛金奖’
 
    ……
 
    奖杯、奖牌,林林总总,好像黄仁成加入新韩广告之前的履历表。每个奖杯旁还有奖状以及当时的获奖合影,但在橱柜的第三层却是只摆放了一排相框,框内的照片并非是黄仁成跟某些大人物的合影,大部分都是一个女人的生活照,还有三张是一个女人跟一个孩子的合照。
 
    “知道大雁爸爸是怎么回事儿吗?”
 
    黄仁成的声音传来,林蔚然闻声望去,只见他手中拿着一套灰sè的西服,脸上的笑容却有些落寞。
 
    他走到橱柜前,看着那些相框自嘲道:“就是我这么回事儿,一年只有两个月能见到孩子和老婆,剩下的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十通电话里面有八通是要钱,和儿子不能说韩文要说英文,生活上就更别提了,女人做的事儿,我也一样都要干。”
 
    注意到林蔚然茫然的脸sè,他摇摇头,笑道:“算了,和你说这些干什么。”
 
    他说完便递过来那套西服,林蔚然本能接下,一脸迷茫。
 
    “知道贵的衣服有什么好处吗?就是十年之后你再穿它,别人也不会说你落伍,只会说你复古。拿去穿上吧,今天晚上会是个重要场合。”
 
    林蔚然没有拒绝,他拿着西服走进屋内,进门时还看到了站在橱柜前的黄仁成,他只是站在那里发呆,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橱柜第三排上的相框。
 
    人不可貌相,今天,林蔚然好像见到了黄仁成更多的一面。
 
    西服的牌子林蔚然并不认识,实际上这已经是他从黄仁成手上接过的第二套高档西服了。这位国大华口中被称为黄狐狸的存在正不断的对他表达友善,看起来就像是惜才,但林蔚然却始终相信,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情仇。
 
    扣好扣子,灰sè西服的大小正好,林蔚然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还真有些不敢相信。
 
    要说这人靠衣装,可从没在他身上应验过。
 
    出了门,林蔚然还有些拘束,听到响动的黄仁成却已经回过头。看到换装完毕的林蔚然,他居然惊讶的愣了下,然后才笑道:“这才是明星策划该有的样。”
 
    林蔚然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有些脸红,毕竟除了在母亲和姐姐口中,他还从未被人这样夸奖过。
 
    黄仁成走上前,上下打量他了一通,提醒道:“这是我从事广告业第一次拿到分红那年,买来去见岳父岳母用的,只是借给你,别弄脏了。”
 
    “是。”林蔚然局促道,一张脸隐隐泛着红光。
 
    黄仁成哈哈大笑,也不多说,只是拍了拍林蔚然的肩膀,然后便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聚会就是做生意,对生意人来说人脉就是一种不流于表面的潜在财富。来到韩国之后林蔚然从未出席过这些场合,也从没有人会觉得一个小小的个人财务助理会有怎样的价值。收到全智贤邀请的时候林蔚然并没在意,甚至以为这仅仅是一个小型的派对,一直到今天跟黄仁成同行之后,他对这聚会才真的重视起来。
 
    进入汉江别墅区,看着道路两旁一幢幢jīng致的别墅,林蔚然忍不住问道:“社长,我听说韩国艺人都没有多少钱?”
 
    “你是想问全智贤的地位吧?”黄仁成笑道:“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在片场里就做演员,出了片场就是大明星。她对自己的定位一直都很准,所以才能凭借一部成功的作品一直走到今天。你先别急着惊讶,等到了之后你就知道这女人有多会经营自己的人脉了。”
 
    林蔚然点了点头,或许是见到了黄仁成亲切的一面,话也多了起来,“还以为今天只是一个普通的派对,看样子是简单不了了。”
 
    “当然不简单,这个圈子竞争激烈,耳闻目睹下来谁都知道耍一些手段。她邀请你过来就是看重你,但想要跟一个人维持长远的合作关系,除了表达友善之外还需要展现自己的实力。全智贤这一次邀请你过来就是想给你看看她的人脉,不算是示威,你可千万别会错了意。”黄仁成叮咛道。
 
    “当然不会,这些事情我都明白,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看重我。”林蔚然道。
 
    黄仁成哈哈大笑,神秘道:“过了今天你就知道了。”
标签